麻豆映画传媒映画

  回到家,叶婉馨就吩咐轩丘景成去套马车。

  多了秋妮和玉儿,这回车上更热闹了,幕佩雅和吴灵芝,两活宝一路上嘴就没停过。

  她们路过青田镇,叶婉馨把写好的请柬给沈志凡和华天的王掌柜送去,让他们都九月九那日去安顺给她的铺子捧场。

  叶婉馨瞧见沈志凡就想起了还待在七凤山里的曲修凌。

  “沈伯伯,我已经有曲爷爷的消息了,有人说他在淮安府的七凤山,但不确定真假,等我的铺子安稳了,我准备和聂公子去那找找。”

  沈志凡一直以为不安分的师傅去别的地方玩耍了。

  听了叶婉馨的话,不禁吸了一口凉气,他惊异的问着,“啊,馨丫头,他在七凤山干啥?那不是土匪窝吗?”

  叶婉馨想到瘦猴说他们的遭遇,面色就有些凝重,“沈伯伯,比土匪窝还要可怕,他待的地方就是人家挖黑石的地方,我二叔就是在那里出的事!你说曲爷爷,真是自作孽,如今还不知他啥样呢?”可是一想到曲修凌这老头子的作为,就恨不得让他多受几日的苦。

  “那馨丫头,你啥时候去,我也和你们一块吧。”沈志凡一直把师傅当做唯一的亲人,听说这事心里也生出浓浓的不安。

  “沈伯伯,再过半个月吧,我这几日有些忙,等我们去时就来叫你,我们走了,还要去安顺呢。”叶婉馨和他打个招呼就出了和春堂。

  她们赶到铺子。

  叶婉馨瞧见舅舅他们正带人忙着在后院搭木棚。

   优雅娇娘海上起舞

  叶婉馨就把站在这儿没事做的秋妮和玉儿叫到身前,“我来教你们咋卖东西。”

  吴灵芝也凑了过去,“馨姐姐,我也要学卖东西!”

  “灵芝,别捣乱,你还是和雅儿一块玩耍吧。”叶婉馨皱眉撵着吴灵芝,“你个没脑子的小丫头,你娘会舍得让你来这里当个店小二!”

  幕佩雅瞧见吴灵芝受气,就过来把她拉走,“灵芝妹妹,咱在门外玩会吧,那卖东西有啥好的!”

  轩丘景成已经写了两大摞彩页,他放下毛笔,望眼正专注教那俩丫头的叶婉馨,唇角带着一丝笑意,走到叶婉馨身旁,“叶姑娘,这红纸已经用完了,咱还写吗?”

  叶婉馨转过身瞥眼轩丘景成,她嘴角微微上翘,也带出一抹笑意,“轩丘公子,不用了,这两日着实让你辛苦了,我这就带着人去散发彩页去,雅儿,灵芝,你们都过来!”

  这俩小丫头一听,叶婉馨唤她们,都蹦跳这进了铺子,“馨姐姐,可是要去逛街?”

  “嗯,我这就带你们去逛街去!你们都想吃啥、买啥,随你们的便!”叶婉馨宠溺的瞅着这俩活波俏皮的小丫头。

  “哦,逛街喽!”吴灵芝蹦着跳着,嘴里还不忘大喊着,“馨姐姐带我们逛街喽!”

  叶婉馨笑嘻嘻的拿着轩丘景成交给她的彩页,“曹伯,这彩页你带着,让玉儿、秋妮和你一块去东街转悠,我带着这俩小丫头去西街发!”

  曹章听到小姐让他去满大街的转悠着散发这单子,心里就只打鼓,这荒唐的想法也只要这丫头能做出来。

  叶婉馨瞧着曹章有些犹豫和踌躇,就笑盈盈的问他,“曹伯可是怕抛头露面做这事?要不我让瘦猴去吧,那小子瞧着也怪机灵的!”

  听到叶婉馨的话,曹章登时急红了脸,“小姐,我没嫌丢脸,就是不知道这法子有用没?”

  “曹伯,不但有用,而且还是有大用,就让瘦猴他去吧!”叶婉馨想到晚上住这里还没买被褥,就改了主意,“今晚我们就不回去了,住铺子里,你拿些银子去多买几床被褥也行。”

  她把散发彩页的活重新派给瘦猴,又怕他不稳重再生是非,“轩丘公子,你和瘦猴带着玉儿和秋妮去吧!”

  叶婉馨带着幕佩雅和吴灵芝走着发着彩页。

  她用些小零嘴哄着灵芝一路走着喊着,“发宝贝了,发宝贝了!”

  路上的行人都被这丫头的叫喊声吸引过来,都稀罕的围在她们身旁,“小丫头,你们发啥宝贝呀?”

  叶婉馨耐心的和他们解释着,拿了这张红纸到九九重阳那日,就去顺义大街的香满园里换东西。

  大伙一听,还有这好事,都争相抢着。

  眼瞅着叶婉馨手里的那些红纸已经所剩无几。

  后来的人就急眼了,“丫头,给我一张!”

  “我也要!”

  “还有我!”

  “啊呀,你别抢我的!”

  “哪个抢你的了,你这臭婆娘咋瞪眼说瞎话呢?”

  “那红纸刚刚明明是我拿着的,你这坏心眼的婆娘从我手里抢走咋还不承认呀?”

  “呸!这是人家丫头才给我发的,你眼瞎了!”

  “拿来吧,你以为抢到你手里就成你的了!”

  这婆娘冲上去抓那张红纸,俩人撕扯着,这纸瞬间就被她们给撕成了碎片。

  这俩婆娘就为了叶婉馨的一张红纸,打开了架。

  “哎呦,你这该死的臭婆娘撕了这红纸,还敢动手打我,老娘和你拼了!”

  拿到红纸的人们赶紧把那张堪比银票的东西各自放好,都瞪眼瞅着这俩婆娘打架。

  叶婉馨惊异的望着眼前的一幕,自个竟然成了这出闹剧的诱因,不禁让她哭笑不得。

  “喂,大娘,婶子,你们别打了,就为这张纸片值当吗?”叶婉馨想把她们劝开。

  可是已经红了眼的俩婆娘谁也不把叶婉馨的话听进去。

  一会子,已经上升到拽头发,扯衣裳的。

  叶婉馨感慨着,这还真是一张纸片引发了一场血案。

  她回头瞧着暮佩雅和吴灵芝,这俩丫头也是瞧的津津有味,不禁皱起眉头,“雅儿,灵芝,我们走,这婆娘太厉害了,我也没法子管!”

  “馨姐姐,她们也太凶了,让我再瞅一会,瞧着她们谁是最后的胜利着!”幕佩雅躲闪着叶婉馨伸过来的手,俩眼亮晶晶的瞅着那俩婆娘。

  “没有胜利者,她们最后是两败俱伤!”叶婉馨冲她翻着眼说着,一把拽过她的手臂,“该走了,要不然人多,把咱挤散了!”

  幕佩雅临走又不舍的瞅了一眼。

  回到铺子,幕佩雅就绘声绘色的和大家讲着俩婆娘为了争一张彩页打起架来。

  轩丘景成他们走的是高端路线,他带着瘦猴他们,专挑饭馆和卖布匹成衣的铺子。

  锁定目标,就让瘦猴进去给人家送几张,然后再仔细的解说一番,也圆满完成任务。

  秋妮这两日因为王天贵的事情,心里原本闷闷不乐的,自从来到铺子,和玉儿听了叶婉馨对她们的讲的话,也有了自信。

  “轩丘公子,你说我们姑娘咋想了这好法子,拿到彩页的人都高兴的合不拢嘴,等开张那日,肯定回来好多的人!”瘦猴想到他进每个铺子,一说买东西还送礼品,个个都乐的不得了,心里对叶婉馨就由衷的佩服,这曲老头果然没说瞎话。

  墩子走上街头,远远的瞧见一个身影,心里猛的一惊,这咋恁像自家主子呢,可是咋还有俩姑娘跟着,他用手死劲的揉揉眼睛,是二爷。

  轩丘景成正要回应瘦猴的话,就有人过来拉住他的衣裳。

  他回头一瞅是墩子,“墩子,你咋在这里?”

  “二爷,你已经有两日没回去了,我刚才出来买东西,瞧着像你,又怕自个瞧花了眼。”墩子一脸的委屈。

  “墩子,你先回去吧,我这几日有事,等再过几日就回去了,你要是有事就去顺义大街的香满园去找我!”轩丘景成耐心的和墩子说着。

  “嗯,知道了,二爷,惊风昨日早上又过来找你一趟,也没说啥就走了。”墩子说罢,又瞟了一眼秋妮和玉儿,就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