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下载 百度网盘

看着一脸狂热的无亮,张风沉默了。

师弟,你信我啊师弟,我是真的只有炼气期啊。

为何在你眼中我就如此优秀?

都是这帅气的容颜连累了我。

这该死的帅气。

无亮见张风沉默不出声,当下心中一喜。

自己竟然猜出了师兄的想法!

看来跟师兄呆久了,自己果然也变得聪慧了起来,竟然能猜出师兄的心思。

看啊,师兄被自己的智慧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无亮恭敬道:“不愧是师兄,竟有如此思想境界,哪怕是打败敌人也要考虑对方的感受。”

“日后我等杀人家的时候,也定然先说一声对不起,让对方心里好受点。”

张风:“……你可千万别杀人家。”

悠闲自在漂亮宅女mm的周末

“算了,还是说正事吧。”张风长叹口气,“你说到底怎么才能输的……额,我是说让对方输得不那么惨呢?”

无亮思考片刻,缓缓道:“其实,师兄有两种策略可以选择。”

“哦?”张风两眼一亮。

“师兄面对对方的时候,可以稍微压抑一下气息,让对方火力开的施展术法,对比之下,对方的威势竟然高过师兄,到时候师兄再暗中发力,冷不丁打败对方,这样就可以说是对方惜败。也不算坠了对方的面子。”

张风两眼一亮,连忙道:“第二种呢?”

“第二种就是师兄上去之后直接一身天地异象打开,分神期巅峰的气息尽数散开,显示出自己多么强悍,然后再把那人按在地上打。这样的话也算对方输得不怨,不会让他太丢面子。”

张风顿时沉吟起来。

当然,张风是把自己代入“对方”的角色中,再把那神庭圣子代入“师兄”的角色中。

无亮说的方法都不错。

似乎自己都不会输得太惨。

只是第二种方法要求那神庭圣子一上来就散出强大气息,显示出压过自己的气势,这样就算自己被此人打败也不会太丢人。

这种方法,有些难度。

毕竟论气势论场面,张风从来没被打败过。

恕我直言,那神庭圣子或许能爆锤我一顿。

但论装逼,他只是个弟弟。

既然如此,那还是第一种比较保险。

到时候自己特效开,一身天地异象加身,威势惊天。

然后装作大意,比如一不小心打了个喷嚏结果被人抓住破绽一拳捶倒。

到那时自己就可以一脸感慨的喊一句惜败惜败,既不太过丢脸,还能应付过去,依旧保持在弟子们眼中那优秀的大师兄人设。

甚至还有种英雄遇英雄的装逼深沉感。

很好。

十分好。

堪称完美!

张风内心把自己到时候需要做出的表现,尤其是感叹惜败惜败的场面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忍不住惊呼这计划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打造啊!

“嗯,这计划不错。”张风一脸赞许的看着无亮,“多谢师弟了。”

“师兄客气了。”无亮有些不好意思,但随即又好心提醒道,“师兄明天还请留手,毕竟那可是神庭圣子,万一打的鼻青脸肿也不好看。”

张风:“一定一定。”

笑容极为尴尬。

呵呵,他也希望神庭圣子能留手,免得把自己打的鼻青脸肿的不好看。

无亮离开了。

临走前又小心翼翼的调整了一下假发的角度。

毕竟这可是十枚上品灵石所换。

张风长呼口气。

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假发。

如今张风感觉自己的处境十分尴尬。

开启特效的时候,就是整个离州公认的麒麟子,是上水圣峰的首席弟子。

不开启特效,带着假发的时候,只有无亮和火玲珑还有上水善人能亲眼认出自己来。

如果摘了假发,露出光头,那就是真的平平无奇的光头弟子,普通到六亲不认的那种。

嗯,这是真正的六亲都不认识了,也就上水善人才能勉强认出。

张风在脑中又过了几遍明天要表演的操作,包括自己开启特效的时候怎么装逼,什么大喊你过来啊,什么本首席今天就要让你知道世界的恐怖。

还有自己一个破绽被打倒在地之后,一脸不甘的失策失策,惜败惜败,大意了大意了。

最后一脸敬重的跟那位神庭圣子抱拳道阁下修为高深,佩服佩服。

整个过程就很完美。

别人都是扮猪吃老虎。

而我张风就不一样了,就是要拌老虎被猪吃。

张风把一切都盘算妥当之后,终于放心下来,沉沉入睡。

第二天一早。

上水圣峰再次挂起红布,肃穆,一改之前的颓势,一幅欣欣向荣的景象。

当然,就算如此,看起来还是穷的叮当响。

就连门柱子上的大红油漆都褪色斑驳了。

一开始还有弟子拿着油漆准备粉刷一遍,但却被上水善人叫住了。

“唉,怎么就不懂本峰主的苦心呢?”上水善人看着那一副穷酸相的山门,满意的点点头,露出老谋深算的笑容,“老夫骗点低保容易么?”

“世人都会被亲眼所见而迷惑,只要我上水圣峰一副穷酸模样,就会有数不尽的宗门来挑衅送钱,就会有神庭的低保不断扶持。”

说到这里,上水善人再次冷笑。

“张风虽然是首席弟子,看起来强大无比,但修为却只有练气。”

“只要他被那神庭圣子狠狠爆锤一顿,那神庭肯定会看在我首席弟子都如此弱小的情况下,今年多送一些资源。”

“我上水善人真是聪慧如斯。”

上水善人声音未落。

远处的天空中从四个方位掠来四道身影,身后分别跟着一群身穿四色制服的弟子。

正是四峰峰主。

上水善人抬头看去,两眼微眯,下意识用手挡了挡眼。

实在是那光芒太过刺目。

上水善人打量了许久,才一脸迷茫道:“那是……光头?”

那些男弟子男长老,竟然尽皆光头。

光滑如卤蛋,反光程度令人发指。

哪怕是一大清早,这些光头也如此耀眼,如同一个个聚光灯。

哪怕相隔数十里,也看的清清楚楚。

上水善人失声感叹:“好多光头!”

“为何会有这么多光头,难道是西域佛门入侵……哦,对了。”

上水善人一脸恍然,伸手给自己的假发调了调角度。

嗯,是其他四峰没错。

看着如此多的光头朝自己掠来,上水善人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内心雀跃无比。

“又来生意了啊。”

那四峰峰主脸色阴沉的朝上水圣峰主峰掠来,看向彼此的一刹那都是顿时一愣,满脸诧异,随后仿佛明白了什么,脸色阴沉的看向主峰大殿。

四峰弟子也是一脸诧异的忽视一眼。

四峰相遇,以前打招呼都是吃了么,喝了么,今天修行如何,有没有突破的感觉。

而现在,沉默是今晚的四峰。

偶尔两峰之间有一些关系不错的弟子和长老见到对方,看着对方的光头,再摸摸自己的光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憋了许久,憋出一句:“你也光头了啊。”

“嗯,好巧,你也光头了啊。”回答的人一脸尴尬的笑容。

“好巧好巧,我也秃了。”

“缘分啊,大家都变强了。”

“看这光头的反光度和光滑度,我应该比你更强一些。”

“同是天涯零落人,光头何必曾相识。”

“这一天,我们都是兄弟。”

这种尴尬的打招呼方式,很快就传播开来。

四峰弟子脸上都带着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内心的痛苦,在这一刻仿佛都淡化不少。

毕竟眼前是一片光头如海洋。

除却火语雪的其余三峰峰主顶着光头,彼此打了招呼之后,尽皆脸色阴沉的掠向上水圣峰主峰。

一身修为磅礴而出,竟然带着无上威压。

足以看出他们心中的怒火。

“上水善人,滚出来!”站在主峰大殿之前,木龙老人咬牙大喊。

其他峰主也满脸愤怒。就连身为女性、没有秃头的火语雪都脸色难看,毕竟自家峰头的男性弟子和长老都秃了,这实在是难以启齿。

他们此时已经明白了,这分明是上水圣峰给的那玄武雷功捣的鬼!

现在看来,定然是上水善人的阴谋!

在四位峰主的怒火中,上水善人缓缓而出。

场面瞬间寂静。

四位峰主目瞪口呆的看着上水善人。

那一头花白的头发,是怎么回事儿?

为什么我们都秃了,就你没秃!

咋地,冲钱买时装了啊?

而另一边。

落到上水圣峰高台空地的四峰弟子也是一脸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上水圣峰弟子。

确切地说是看着他们的头发。

他们也不明白,为何上水圣峰给出的功法让大家都秃了,而这罪魁祸首上水圣峰的人就没秃……这不公平!

而上水圣峰弟子看着眼前的光头,内心忍不住有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

虽然我们也是秃头。

但我们是有假发的秃头。

这是本质上的差别。

四峰弟子迷茫之后,顿时想到了什么,脸色难看。

而四峰峰主迷茫之后,也是一脸愤怒,恶狠狠地盯着上水善人。

“该死,你上水善人好狠毒的心机!”

“为了报复我四峰打压,竟然给出那种秃头功法!”

“此事定然是蓄谋已久!”

“上水善人,你果然是老奸巨猾!”

三个秃头峰主咬牙怒骂。

这一刻,原本仙气飘飘的三位老者,如同来兴师问罪、上门报仇的光头恶霸,就差弄几个大金链子纹条过肩龙了。

气氛极度紧张。

大有五峰内战开启的意思。

上水善人沉默许久,缓缓道:“各位师兄师姐,不要生气。若我说我也是受害者,你们肯定不信。”

“但事实上,我上水圣峰也是受害者。”

上水善人说着,摘下了假发。

露出了锃亮的光头。

看向目瞪口呆的四峰峰主,上水善人脸上的微笑,像极了胜利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