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哪里

剑心真君和狂刀真君心里其实都隐隐有着猜测。

前辈,是在布局。

到底所为何事,他们也不知道。

但可见,前辈肯定是在布下一个天大的棋局!

否则为何会忽然给自己这些人送上机缘?

想必,那剑心尘得到字画,又送给剑心真君,看似是巧合,但实际上,以前辈的高深莫测,一切都定然在前辈的算计中。

但此时,即便知道前辈是在布局,他们也甘愿沦为前辈手中棋子!

实在是这机缘太大!

而此时。

张风正在把玩临走前那个自称老剑的老头儿,偷偷塞给自己的五枚极品仙玉。

“就这么个赚钱速度,什么时候能突破筑基期啊?”张风叹了口气,“看来在修真世界,写的字再好也不值钱啊。”

张风打消了以后自己靠特效,写字赚钱的念头。

美人美腿蛇腰炎夏不失清纯

想来也就是那几个人是书画发烧友,这才组团来买字。

否则就自己那几张破字,谁会多看一眼?

“好徒儿,方才为师察觉到,你这里似乎来了几个人,还展露了天地异象。”上水善人御剑而来,流光般的身影落下,紧张道:“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就是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宗门弟子和长老罢了。”张风淡淡道,“修为不高。”

“呼,那就好。”上水善人深呼口气。

倒不是担心张风安危。

说实在的,现在谁敢在五峰找张风的麻烦?那不是找死吗?

上水善人担心的是,万一张风暴露了自己只有炼气期的修为怎么办……

五峰圣子的招牌就砸了啊!

听到张风说没事,上水善人松了口气,忽然看到张风手中把玩的五块极品仙玉。

上水善人一愣。

“这是什么?”上水善人拿过那五块白蒙蒙的石头,好奇打量。

实在是没见过。

里面蕴含的气息,似乎和灵石有点不同。

“五块极品灵石罢了。一点也不珍贵,最多就是相当于五百块上品灵石。”张风连从上水善人手里抢回来的想法都没有,索然无味道:“师父你要,你就拿走吧。”

“呵呵,既然不值钱就算了。”上水善人听到是极品灵石,也就没放在心上,又扔给了张风。

上水善人的确贪,而且喜欢压榨张风。

但大小轻重还是分得清的,何必为了几百块上品灵石,就再次败张风的好感呢。

现在的上水善人可以说是财大气粗,经过这段时间,上水圣峰已经彻底确定了离州霸主地位,魂门和那些围攻五峰的一流宗门的积蓄让上水圣峰富得流油。

更何况还有阴阳王朝和大秦王朝在缴纳供奉。

唯独大唐王朝,因为张风还没去拜访,所以还没开始缴纳供奉。

这也是上水善人来的目的。

“徒儿啊,最近休息的差不多了吧?”上水善人语气柔和的说道。

张风一愣:“师父,你有话直说。”

“大唐王朝你可还没去呢……”上水善人长吁短叹道,“上水圣峰不容易啊,到处都是花钱的地方,虽然有大秦王朝和阴阳王朝的供奉,可还是不够。”

“你也知道,长老们又涨工资了……”

“大唐王朝至今没有缴纳供奉,你晚去一天,咱们就少赚上千枚上品灵石……”

上水善人心疼得都在滴血。

张风:“……”

所以说到底还是为了灵石对吗?

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张风刚准备拒绝。

却听上水善人忽然道:“对了,最近魔门之人都去了灵界。”

“这几天算下来,也该出来了。”

“你猜,李铁牛那小子,在灵界之中突破入立婴,出来之后会找谁?”

张风脸色一白。

仿佛看到一个铁憨憨正怒吼着朝自己冲来。

这特么还用问吗?

当然是找自己啊!

那铁憨憨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直对自己念念不忘,把自己当成一生之敌。

说实话,张风如今对付一般的立婴修士,还真不怎么打怵,大不了就是五五开嘛。

也就是五峰峰主这种元婴修士,才能镇压住张风。

就一个李铁牛,哪怕到了元婴,也对已经步入炼血境中期、身怀宝物、更有灵儿以融灵秘技加持的张风无可奈何。

但说到底。

还是麻烦啊……

那铁憨憨哪怕打不过张风,烦也能烦死张风,当年就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不断找张风单挑,跟特么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

如今这铁憨憨不知怎么修炼了一身古怪的术法,什么麻辣天魔掌,什么中辣花椒手,更是难缠。

“师父,别说了,我这就去大唐王朝。”张风义正言辞道,“我倒不是怕李铁牛,弟子只是觉得,身为首席弟子,当然要早去几天,多为上水圣峰赚点灵石回来!”

“好,好弟子。”上水善人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十分欣慰。

张风准备了一下,拿着装有小黑的镇魂幡,叫着无亮和火玲珑,还有木巧儿,乘了一辆马车,从后山小路悄悄下山。

无亮就不用说了,那就是跟班。

经过上次出游,张风忽然发觉了无亮的重要性。

平日里端茶送水。

装逼时更是能替自己说出一些不方便说出的话,扩大装逼效果。

实乃居家旅行必备良品。

只是有一点不好,有时候自己都怂了,结果这小子就是要给自己挑事儿……

至于火玲珑,是她自己主动要求来的。

实在是每天面对柔初露,压力山大。

而木巧儿更不用说了。

她现在根本不离张风。而且张风也挺喜欢她在身边的……日用!

蓝云本来也想跟着一起出来,可宗门里总不能没有个真传弟子,只好留下。

一行人,乘坐马车,缓缓走驶向中土的大唐王朝。

马车行驶了没一会儿。

“师兄,听说大唐王朝那里,最好吃的是辣个魔王火锅店,它们的总店就在唐都,我们是不是该去……”火玲珑从后面的马车跳下来,跑到张风的马车旁边,掀开帘子,一脸期待的说道。

然而下一刻。

火玲珑愣住了。

“奇怪,木师妹呢?”火玲珑好奇的打量着马车里。

只有张风衣衫凌乱的趴在马车里,根本看不到木巧儿的身影。

场面一时寂静。

张风脸色复杂的看着火玲珑:“……在我身下。”

火玲珑:“!!!”

火玲珑整个人傻了,随即老脸一红,直接仓皇的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