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蝌蚪视频app下载站活

“对,这是她的,她曾经是个盗贼,这颗万眼石是他从一个富商家里偷来的。首发”霍因海姆知道万眼石的事极秘密,当年狮心亲王的案子刚出时,也没有提到万眼石这条线索,所以他猜霍尔斯并不知道这其中的联系。

尔斯道:“据我们调查,刑徒之n似乎非常迫切的想得到万眼石,既然东西仍在手里面,他们应该还不会伤害的妻子。为了保护妻子阿尔娃安,我还是建议跟刑徒之n的人jiao易,把人换回来。”[]

霍因海姆点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但经过了今天的事,他们可难会很谨慎,所以……”

“我明白了。”霍尔斯道:“放心吧,我欠雷ng德的,我无法回报他,帮助就当我尝还这点人情吧,这件事我会力帮的。”

……

夜晚十点半,白马大酒店里,冰稚邪从房间里出来,他刚刚了林克留的信息,知道了豪森是刑徒之n的人,也知道了除了他以外,还有人在盯着刑徒之n,心里想着那人是什么人。思忖着正离开酒店大n,迎面碰上了刚刚回来的阳炎。

“冰稚邪。”阳炎着冰稚邪道:“怎么又到这里来了,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不能吗?”

来到阳炎住的房间,冰稚邪从冰箱里拿了杯冷饮,躺在沙发上道:“这两天玩的很爽吧。”

“还行吧,疾风不在,我就当度假,正好逛逛街买点我需要的东西。”阳炎开了瓶啤酒,喝了口道:“的胆子还ting大啊,我都到的通缉令了,还敢满城的luan跑。”

冰稚邪道:“治安所那么多事,他们根本忙不过来,我只要小心一点,街上的人不会注意到我。”

阳炎道:“还是小心点吧,虽然的那条龙很强,但藏在王都里的高手有不少,这栋酒店里就住着一个。”

山野溪水间光脚美眉戏水湿身照

“在说自己吗?”冰稚邪笑道。

“我是说别人。”

稚邪道:“跟人jiao手了?”

“几招而已。”

冰稚邪道:“能被称为高手,来这个人真有点实力。刚才去哪了?不会是找nv孩去了吧。”

阳炎目光一冷:“我不是疾风。刚才去龙心湖边逛了一下,了会热闹。”

冰稚邪脸带淡笑道“也喜欢凑热闹了吗?我以为是一个不爱管闲事的人呢。”

“路过顺便而已。是治安所在抓人,抓人的是治安所的总长官。”

“霍尔斯,知道他?”冰稚邪问。

阳炎道:“不知道,听路人说的而已,说是抓刑什么n。”

“刑徒之稚邪追问道:“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走了。”

“……”冰稚邪无语道:“有像这样热闹一半的吗?”

阳炎道:“我说我只是路过,治安员抓个人我也要吗?好像对这件事感兴趣。”

“嗯,我正在关注刑徒之n这个组织。”

清楚吧。”

到了龙心湖畔,找了一家酒馆,酒馆里当然是信息最流通的地方,冰稚邪刚进去,果然就听见酒馆里的人,还在谈着之前的事。他了个清楚,心中不禁恍然:“万眼石居然在霍因海姆的手里,难怪那天晚上会有刑徒之n的人到霍因海姆的家去探查,就是因为这个。来刑徒之n对万眼石十分的在意。嗯……”他想了想,放下酒杯离开了酒馆。

酒馆外,冰稚邪沿着湖边走,眼睛着湖面。此时湖面湖岸都还很热闹,水上乐园、水上杂技、水上狂欢都有,年轻的人,少年小孩,不同的年龄有不同娱乐的地方。走在这里,冰稚邪想起了二十多天前和琳达结婚的日子,那天晚上就在这前面遇见的神秘老太婆,得到这一对奇怪的结婚戒指,心里不禁道:“时间过得好快啊,一晃跟琳达结婚就快一个月了。结婚的第一个月是夫妻的蜜月啊。”

他想着别人新婚密月都是二人世界,过着无忧无虑,ng漫快乐的生活,自己到现在都没怎么陪着妻子。更多的时间都在忙着这样那样的事,有在一起约会也没有几次,心中不免内疚。

冰稚邪决定这次的事以后,要好好陪自己的妻子过一段两人的生活,他知道婚后的蜜月对一个nv人来说是很重要的,就像结婚时一定要穿婚纱那样重要。走着走着,冰稚邪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一抬眼,猛然到若拉站在自己的跟前,登时吓了一跳。

不过若拉并没有注意到眼前的人是冰稚邪,她手里正捧着一叠一米来高的盒子东摇西晃,嘴里喊着:“帮我扶一下,帮我扶一下。”

冰稚邪不想理她,绕开了她,向她身后走去。可没走多远,就听到‘哗啦啦’,盒子散了一地,装在盒子里的点心都滚了出来。

“啊!”若拉站在盒子当中,着散落满地的点心,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冰稚邪回头了一眼,又回过头继续向前走,没走两步就听到身后哭泣的声音。再回过头,见若拉一边低泣,一边蹲在地上捡散落的点心。冰稚邪不下去了,走过去道:“喂,还捡什么?打翻就打翻了嘛。”

若拉抬头了冰稚邪一眼,流着泪继续捡。

“行了,别捡了。”冰稚邪将她拉了起来:“这些东西都脏了,不能吃了。”

若拉却并不听冰稚邪的话,又拿着盒子蹲了下去。

冰稚邪再次将她拉起来道:“干什么呢?这些东西不能吃了!”

若拉眼眶一红,泣声道:“这些是我准备的这几天的晚饭。”

“晚饭?不是开玩笑吧。”冰稚邪见她又要去捡,忙将她拖了出来:“再去买一份不就行了?”

若拉着地上的点心,只是在流泪。

湖岸边,一个小摊档,若拉吃了一碗意大利面,美美的喝了一碗浓汤,她从下午一直睡到现在才吃东西。

“够吗?”冰稚邪问。

若拉点点头,不好意思的打了个饱嗝。

冰稚邪道:“那好,去把那些点心再买一份吧,在哪买的?”

“在那边。”

把所有的点心又买了一份,冰稚邪替她拿了一半道:“刚才怎么会把盒子打翻?用风魔法控制不就好了吗?”

“我……我这个人太笨了,一着急魔法就不灵了。”

翻了。”

“谢谢。”

若拉家住得并不远,虽然不在这一边,但也贴着龙心湖,就在龙心湖的北面。

冰稚邪一直跟着来到她家的公寓前,公寓建在一座山上,虽然不是独栋公寓,但房屋、周围的设施,小区的环境等等都非常好,一眼就能出是很高档的住宅小区。而公寓临街对面山下,就是龙心村,住在这里完可以一览龙心湖的湖光美景。

冰稚邪了周围环境,道:“住在这儿?”

“嗯。”

“这里是什么区?”刚问完,他就到马路边的一个大雕石,上面刻着‘湖岛园’三个大字,旁边刻了四个小字‘皇后四区’。冰稚邪回头着若拉:“皇后四区?皇后区是王都城最好的城区吧?”

若拉道:“那是一区二区。”

“但这里的环境可不是平民区啊。”冰稚邪着她道:“住在皇后四区的高档住宅,就读世界上最好的恩格塔学院,刚才打翻了几盒点心就让伤心成那样?”

若拉沉默了一会儿,道:“我是孤儿。”

冰稚邪一愣:“哦,对,我忘记了。”

若拉道:“这套公寓是我妈妈留给我的,不过我妈妈早就去逝了。我在孤儿院住了一段时间后,就一直被导师收养照顾,日常的生活费和学费,大部份都是来自导师和老师们的资助。平时我也打一些临工挣点钱,刚才那些点心,就是我之前打临工的老板给我的工作奖励。”

冰稚邪没想到事情是这样,说道:“前两天我听说死了一个皇家导师,不会是……”

;努力让自己不哭出来。

来到若拉家,大房子,装修也很漂亮,可以想像若拉以前的家庭是一个很富裕的家许这。

冰稚邪放下手中的点心盒,着她家里的环境,虽然房子和部份家具很好,但很多装饰品都很低劣,尤其是客厅饰架上摆的东西,大部份都是手工制做的,而且很粗糙。

若拉走上前尴尬的道:“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以前有不少好的摆设都被我拿去卖了。很丑吧。”

冰稚邪不知道她的境况具体怎么样,但知道她的生活状况不太好,拿出一些钱放在桌子上道:“这些钱给,别误会,今天中午在天堂楼发生的事我很歉意,这些钱是我代我妻子对造成的伤害做的补偿。”冰稚邪虽然对她受到琳达那样的魔法攻击而没受伤很好奇,但也不想知道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