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爱视频

陆延修心里,顿时舒服了不少。

“陆迟白的事就算了,江即的事我给你面子,你如果愿意自己跟他谈v版权的事,我可以跟他走正规渠道购买,否则,别怪我用不正当的手段让他下不来台。”

陆听晚面无表情看着他,不说话。

她这反应,倒是让陆延修有些看不透了。

“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她?”陆听晚忽然问了句。

“谁?”

“叶颂瑶。”

陆延修微皱了下眉,而后说了句:“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

“我就问你是不是喜欢她?”

“……”陆延修不说话。

此刻他的沉默,像是一种默认。

可眼神,又不像。

唯美校园清纯美女生活照 冬日里可爱的小萝莉

“你不让我进娱乐圈可以,除非你跟她分手,但你要是真喜欢她,就当我没有说过这话。”

陆延修要真喜欢叶颂瑶,陆听晚就当自己瞎了眼。

陆延修微微眯起了双眼,看着陆听晚,眼神慢慢变得有些让人看不透,也不知道他心里此刻在想什么。

“可以。”

下一刻,他轻松回应。

陆听晚却是一愣,险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陆延修:“你、说什么?”

“记住你说的话,再敢有进娱乐圈的想法,我拧掉你的脑袋。”

陆听晚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一个多小时前还跟人家手挽手逛珠宝店,现在居然能这么轻松容易地就答应分手。

他和叶颂瑶到底什么关系?

陆听晚想到他和叶颂瑶传出绯闻的这几个月以来,好像除了被拍到两人同框,上了几次热搜,叶颂瑶偶尔发发微博自娱自乐表示自己“幸福”以外,私底下貌似并没有什么来往……

平时在家里,甚至提都没提过。

他的手机她向来随便翻,所以她查过他的手机。

联系人里,微信里,都没有叶颂瑶的联系方式。

可陆延修又不是明星,又不需要为了热度去和谁炒绯闻,既然不喜欢,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还有些败坏自己的名声。

难道是公司需要?

还是年纪大了,有想法了?

虽然不知道陆延修和叶颂瑶到底什么情况,但知道他并不是真正喜欢叶颂瑶,陆听晚内心开始活跃了。

“那还有下一个叶颂瑶吗?”她问。

“你别太过分了。”

叶颂瑶?

女朋友?

他不过是为了防止陆家给他塞女人,还可能是带“监视眼线”的女人,而故意找的一个挡箭牌。

小东西不喜欢,他换掉就是了。

正好,两个小时前在珠宝店叶颂瑶没有经过他的允许而碰了他的手臂。

确实也该换了。

陆听晚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攥紧了起来,顿时怒从心起,指着陆延修的鼻子大骂道:

“你个死渣男,你个大种马。”

陆听晚气到不行,不敢相信面前这个男人在感情方面居然这么随便。

随便到让她恶心,觉得自己眼瞎。

陆延修沉了脸。

不等他说什么,陆听晚抱起床上自己的枕头和粉色薄被,随即跳下了床:“我告诉你,娱乐圈我进定了,你要是敢故意给我使绊子,我就跟人私奔。”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你个脏东西,多换几个女朋友,得病去吧你!”

“陆听晚!”陆延修双眼冒火,气到表情都失控了。

不理会气歪了脸的陆延修,陆听晚抱着自己的枕头和被子扭头就出了房间,回了自己的房里。

“死渣男,我陆听晚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你这么一条臭酸菜鱼。”陆听晚将怀里的被子一把扔到床上,心里说不出的梗塞,难受到无法坐立。

转身从衣帽间拉出一个糖果色行李箱,然后推到了门外走廊上。

“嘭”地一声狠狠甩上房门,整个二楼都仿佛震了震。

陆延修从自己房里出来的时候,一眼看到了走廊上的行李箱,气得狠狠磨了磨牙。

从小到大,就会这招。

用得还越来越得心应手。

以前离家出走就算了,现在居然连跟人私奔的话都说得出来。

真是从小就叛逆不服管。

陆延修真觉得自己能无病无痛活到这个年纪t简直就是个奇迹。

房间里,陆听晚把陆延修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连根头发丝都问候了遍

却是越想越气,心烦得不行。

最后直接把自己气睡了过去,这才算消停了下来。

这一觉,睡到了下午四点多,陆听晚被阵手机铃声叫醒了过来。

摸过手机,眼睛都没睁开,指尖凭着感觉往上一滑就接通了电话,迷迷糊糊开口:

“喂……?”

“……晚晚。”手机里,传来苏梨嘶哑,有气无力的声音。

陆听晚顿时清醒了,睁开眼,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梨咂?”

“嗯……”

“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陆听晚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自己居然一觉睡了这么久。

离她上午十点打电话给苏梨到现在已经过去六个多小时了。

她才给她回电。

忙什么忙这么久?

“没……我没事。”苏梨眼皮打架,强撑着累到汹涌的困意,应道。

“你这还叫没事?没事你嗓子怎么哑成这样,你是不是感冒了?严不严重啊?”陆听晚一边问着,着急地下了床,开门往外走去。

似乎是听到了陆听晚开门的声音,苏梨知道她要来找她,顿时精神了几分。

她忙开口道:“我真的没事,我就是……在忙,然后有些累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说谎了,还是因为陆听晚那一句“嗓子哑”,苏梨本就绯红的小脸更是有些发烫了。

箍在她腰间的手臂跟着收紧了几分,身后的男人似在不悦她跟人打电话。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颈后。

苏梨绷紧了滚烫泛红的身子,呼吸也慢慢放轻屏住了,无力拿着手机的手却有些冰凉。

“你忙什么?你不会又在外面找了什么兼职吧?”陆听晚有些生气地问。

“没有没有,我就是……”

“你老实跟我说,你吞吞吐吐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陆听晚一听就知道苏梨没有老实交代。

都赖陆延修那个大鞭炮,气得她都忘了给梨咂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