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抖阴app播放器破解版

晨钟嗡鸣,旭日初升。

朝阳透过窗户,照在了任以诚的脸上。

“嗯?”

任以诚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忽然发现床边站着一道人影,正端着个水盆准备往床上泼。

下意识的,他右脚弹出,一个无影脚就踢了过去。

“砰···哗啦···”

木盆里的水,一点儿没糟蹋的倒扣在了那道人影的身上。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木盆掉在地上的声音,惊醒了正在熟睡的黄飞鸿三人。

三人均是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这个身上下都湿透了的人。

任以诚讪笑道:“这位师兄,实在是不好意思,那个···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儿吗?”

他已经认出眼前之人,正是昨日负责安顿他们的小沙弥。

小清新文艺范儿女神朦胧质感写真图片

小沙弥道:“烦请三位师弟尽快起床,前往广场上早课。

另外,寺里有规定,打钟不起床是要受惩罚的,请三位师弟务必牢记。”

说完,他便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似乎片刻也不愿在这里多待。

任以诚知道这位师兄虽然看似平静,但其实心中恐怕早已是怒海翻腾。

他那狂抽的嘴角,以及起伏不定的胸膛,无不说明了这个事实。

。。。。。。。。。

天光渐亮,秋高气爽。

任以诚五人赶到的时候,大殿前的广场上已经坐了不少人。

但所幸讲经的师父还没有。

他们一人挑了一个蒲团坐了下来。

“嗯?罗汉堂的人呢?”

任以诚纳闷儿的看了看四周,他本想找一找牙擦苏,结果却发现罗汉堂的人居然一个都没看到。

“罗汉堂的人都闭关了,今天不来了。”

旁边一位俗家弟子解释道。

任以诚闻言,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这么烂,怎么坐啊!”

黄飞鸿突然皱着眉头站了起来,他发现自己坐的居然是个破蒲团。

“诚哥,咱们关系这么好,跟我换一下好不好?”

他蹲下身来,笑眯眯的看着任以诚。

任以诚摇了摇头,拍着他的肩膀,脸上露出了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飞鸿啊,有句俗话说得好,自己选的路,就算跪着也要走下去。

这蒲团既然是你自己选的,那当然也只能你自己来享受了。”

黄飞鸿闻言,又将目光看向了梁宽。

梁宽冲他嘿嘿一笑,虽然没有说话,但意思却很明显,就是俩字儿——免谈。

黄飞鸿还是不死心,又将目标转向了林世荣。

“世荣,帮帮忙呗?”

林世荣直接将头转向了旁边,一本正经道:“今天天气真不错哈。”

黄飞鸿见状,只得垂头丧气的走回了原位,刚要坐下,却忽然眼前一亮。

他发现最前边还有个绣着荷花金色的蒲团,既精致又漂亮。

“兄弟,听哥一句劝,千万不要作死。”

任以诚一把拉住了准备去换金蒲团的黄飞鸿。

“为什么?”黄飞鸿一脸不解。

就在这时。

一个身材魁梧的和尚走了过来。

“阿弥陀佛,贫僧罗汉堂首座无相,从今天起将由我和无为师兄轮流为你们上早课,讲解佛法精义。”

说着,他便坐在了那金色的蒲团上。

黄飞鸿见状,顿时恍然大悟,同时也暗自庆幸,刚才多亏任以诚拦住了他,要不然就真的是作死了。

毕竟,少林寺最讲究的就是规矩二字。

擅自坐了师父用的蒲团等于是尊卑不分,指不定会受到什么严厉的惩罚。

“师父,我等只是俗家弟子,也并未准备剃度出家,敢问这佛法精义学来何用?”

一众弟子中,忽然有人出言问道。

其余众人也是面带疑惑的看向了无相,显然那位弟子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呵呵,你们可知道我少林武学的精髓是什么?”无相笑了笑,向众人反问道。

“弟子不知。”

众人齐齐摇了摇头,异口同声的回道。

无相正色道:“少林武功奉行的乃是禅武双修,习武必修禅。

因为武学一道本是用来搏杀之用,自身带有很大的杀气,如果运用不当的话,将会招来很多的是非灾祸。

而修禅的目的就是为了使人心柔化,磨掉习武练功所带来的杀气······”

任以诚在下边听着,心中却对无相的这套说辞不置可否。

论杀气,碎骨裂筋手阴狠毒辣,只怕远在这光明正大的少林武功之上。

但他修炼了这么久,也没见他受到什么影响。

想到这里,任以诚对无相讲解的内容愈发的不感兴趣,同时他的思想也越跑越偏。

“禅是佛法,武是武功,所谓禅武双修的意思,就是要佛法和武功同时修行,同时进步。”

“嗯?难道少林武功的最高境界,其实就是传说中的文体两开花······”

这一刻,任以诚终于恍然大悟,并隐隐感觉自己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

午后。

正式入门的第一天,众人并未被安排什么功课。

任以诚四人吃过午饭后,闲来无事便在寺中四处参观。

忽然。

不远处传来一阵谈话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其中一个声音他们听得出是主持无色大师。

但令他们诧异的是,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他们听起来也觉得有些耳熟,仿佛在哪里听到过。

“施主,有事不妨直言。”

“唉!最近我诸事不顺,家宅不宁。

不但被人骗去了钱财,儿子也已经卧病在床一个多月了。”

“令郎吉人天相,只要继续求医治疗,相信很快就会痊愈的。”

“但愿吧!为求心安,我准备多做点儿善事,再打造一尊金佛放在寺中供奉,以消灾祸。”

“施主既有善心,受惠的人有福了。

至于金佛之事,施主可以跟负责有关事务的无为师弟进行商议。”

声音越来越近,一见来人,任以诚顿时便笑了出来。

“这世界可真小,这两天净遇到熟人了!”

黄飞鸿三人此时同样是大感惊诧。

只见那人下巴上留着一撮胡子,脸上长满了大麻子。

赫然正是当初在来少林寺的路上,准备强抢他们去当家奴的恶霸。

“当初老狐狸利用咱们骗了这个大麻子的钱。

这下债主找上门来,可有他好看的了。”

林世荣幸灾乐祸道。

“不,咱们得帮他一把。”任以诚突然道。

“帮他,为什么?”林世荣不解道。

“是啊,当初要不是有诚哥你在,我们可就要被他坑惨了。”

想起上次被骗的事情,梁宽依旧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我知道了。”黄飞鸿恍然道:“诚哥你是想卖个人情给老狐狸。

毕竟他也是这达摩堂的首座,有了这个人情,咱们以后在少林寺的日子也会过得舒服一点。”

任以诚打了个响指,9微笑道:“聪明,就是这个意思。”

梁宽迟疑道:“那他要是恩将仇报怎么办?”

黄飞鸿道:“应该不会吧,难道他就不怕我们把他的秘密抖搂出来?”

任以诚点头道:“飞鸿说的没错,眼下事不宜迟,咱们先去找老狐狸再说。”

。。。。。。。。。

“笃笃笃……”

四人敲开了无为的房门。

“是你们啊!”无为看着他们,有些诧异道。

黄飞鸿嘿嘿一笑,道:“师父我们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说完,他反手就是一大碗墨汁向无为的脸上泼了过去。

无为猝不及防,登时被泼了个正着。

“你们几个不知死活的臭小子……”

无为正要发怒,一名小沙弥正好带着大麻子走了过来。

“无为师叔,外面来了一位施主,想向寺院添些香油钱。”

大麻子双掌合十,低头恭敬道:“阿弥陀佛,大师有礼了。”

“施主客气了。”

无为一见来人是大麻子,心里咯噔一下,顿时紧张了起来。

“大师,你……”

大麻子抬起头来,话说一半,突然一脸震惊的指着无为。

“我……”

无为神色微变,以为大麻子认出了他。

随后却听大麻子继续道:“你的脸怎么这么黑?”

无为闻言,当即便松了口气。

“刚才不小心打翻了墨砚,让施主见笑了。

香油钱的事情,就请施主再移步罗汉堂,跟我的师弟无相商谈吧。”

“有劳大师了。”大麻子转身离开。

无为回头看着任以诚四人,如何还能不明白他们其实是在帮自己。

“呵呵呵……你们这几个小子,真有你们的。”

任以诚看着无为脸上那感激的笑容,心知自己这个人情应该是卖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