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破解下载

郭大小姐要是听见,一准儿的笑出声儿来,真给她料着了….

呈姨妈也是听得一阵舒心,就是,真要有人敢拿着菜刀砍人,我肯定是去那夺刀的啊…被绕进去的呈姨妈沾沾自喜着…

郭老妈赶紧拉着呈姨妈就出来了,胖宁笑眯眯的跟在后面。

被打击到悲愤的郭佳瑷被老爸递给老妈,郭老妈看到了朝珠子,暗自摇头,也不怎么样啊,闺女怎就这小家子气呢,瞪了眼闺女就给放到她衣服里面了。心里受了创伤的郭大小姐没看见。郭老妈见过几位老人,谢了大爷爷的赠给,郝姨夫就带着辆吉普回来了。

送了五位老人家上了车,郝姨夫拉走了还兴奋着的呈姨妈和依依不舍的胖宁,妹夫一家肯定有好些话说,你娘俩凑什么份子!

送走了两拨儿人,三口子都松了口气,夫妻二人一对眼儿,关门,回家,吃饭!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这都饿得前心贴后心了,吃饭皇帝最大…

郭老妈快速的煮了一锅儿挂面,曲锅仨鸡蛋,一人一个。

郭佳瑷磨磨蹭蹭的吃完了一个鸡蛋,看爸妈还在那装闺秀似的,绣花儿着吃,就冒火,让我听听能怎样啊!!!我都磨蹭着吃完了,您们还刚吃完蛋清儿,不是诚心是什么!!不想让我听就直说!!!

得,郭老妈响应闺女心声了,委婉的直接表示了,“闺女吃完啦?困了吧,走,咱回新床上睡觉觉去,睡醒喽妈带你买好吃的去…”郭家父女俩心里一紧,这是真窝着火儿呢啊!不过又都一阵窃喜。

郭老妈生气时的表现就是瞎逛灯去,郭佳瑷是知道老妈这撒火儿的方式的。听老爸说过的,这会儿是只看不买,顶多给自己买吃的,以后可就从多看少买发展成一看就买了…郭佳瑷是窃喜与自己还是很了解老妈的吗,而郭老爸则窃喜于媳妇还不算太生气…

被郭老妈半强迫着躺在床上的郭大小姐,眯着眼,看着老妈心不在焉的拍着自己,您也是不知道怎么和老爸说话吧…“妈妈…您…回都告上…爸爸,月儿可稀饭他了…”您闺女给你起个好头儿吧…

呈桂云一愣,欣慰的一笑,俯身亲了下闺女嫩嫩的脸蛋儿,“哎!”起身就出去了,没关门。

粉色花海的校园女神唯美写真

郭佳瑷眯着眼笑起来,妈,这是觉得你闺女挺聪明的吧?让我光明正大的偷听?呵呵呵,好吧,我就恭敬不如从命的当个听话的孝女吧…

倾耳听着客厅里的动静,一会郭老爸和郭老妈就吃完饭,老妈收拾好,就都嚓啦嚓啦的回东屋了。一时间就安静了下来…

少时,郭佳瑷穿上袜子,出溜下床,也不穿鞋,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探头一看,客厅果然没人了,神出鬼没的大花猫四脚拉碴的躺在沙发上晒暖(nang)儿,就耳朵不棱不棱,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你个懒东西,上午都闹得要翻了天了,你倒自在啊!冲猫咪嘁嘁鼻子,继续向东屋挪近…

听到了!

“……不枉你给费那么大力气,满嘴跑火车的给你闺女起个名字,看看,多(duo2)惦记你啊,还可喜欢了,都是跟电视里学的…酸不拉叽的…”老妈的声音断断续续,但还算清楚——东屋门关上了…

“我就灵光一闪,你也知道,我家最看重的就是这排名儿了,我这不是想让闺女成为这辈儿唯一一个不排名儿又身份重的姑娘么,这下,就算是男孩也要排在我闺女后头!多威风啊!再说,你还不明白?我就是想气气那位罢了….”老爸的声音很清晰,看来是在门口那写字台旁边呢…还气?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啊您,郭佳瑷撇嘴…

“我……放心……无论怎样……解决了就好……官司……不怕啊……其实……不要房子没……”郭佳瑷使劲也听不清,老妈说话声儿越来越低了……不过,大概意思是明白了,那人才不敢告呢!他拿什么告啊!那么笨!不知道郭华疯狂的郭大小姐腹诽着…

“我今儿说的我肯定是要做的,都到这份儿上了,谁还饶得了谁。他想告就告,豁出去族里除了名儿,他敢他媳妇还不敢呢…你都不用操心,忙你的去,闺女我带着……”郭老爸的口气满不在乎,听得郭佳瑷一阵难受…

“…….你心里……还有我呢……婆婆是绞尽脑汁儿为你打算,别辜负了她老人家……我等春华找我来再说……闺女名字……姐说好听……哪个字儿……”郭佳瑷心头一跳,这是不是又一件不用自己操心的事了?春华不是开店那大姨的名字么?我就…….忍!还省事儿呢我还!!话说,我这辈子叫什么一得?郭佳爱?爱?怎么这么A的名字啊……

“王字儿爱,美玉的意思,大姐是很喜欢,呵呵,怎么样?不错吧,虽说是临时想的,可越琢磨越好,我闺女那摸样,就是该这美玉的名字配!你就别担心我了,你还不了解我?我是有点心软,可我说话,吐出就是钉儿!我真的没事儿!真的!“郭佳瑷恍然,那个瑷啊,知道这个字,您不是因为正在刻玉石才给我起这个字儿的吧?完全不知道自个儿真相了的郭大小姐对郭老爸这是口里的轻松洒脱表示白眼儿——是谁抱着我,那我帽子擦眼泪一得?装吧您就!

“……闺女看看啊……今儿一珠子就那么小心眼儿,怕她以后心思窄……不少……咱可以买点儿…….”什么?郭佳瑷疑惑,怕我心思窄?为什么啊?我怎么小心眼儿了我?听不清啊!

“看看也没什么,别让她瞎拿就成,见了外人就不好了。反正以后都是她的,这会儿玩儿丢了也赖她自个儿。小姑娘嘛,谁不喜欢这珠宝首饰的,很正常,自古就这样么,姑娘要富养嘛,没见过的漂亮东西,谁不收着掖着的,更别说是别人给的,更怕人家要回去了,我闺女能想着不让人要回去就很聪明了,这点儿姑娘心思我看没什么,你也太操心了吧?不过以后有钱买一些也是可以的,盛藏玉,乱藏金,现在多留点好东西也很应该的,就算以后好好儿的,也是给闺女留嫁妆么…”郭老爸哇啦哇啦讲一堆,郭佳瑷就肯定了三点,老妈觉得操心自己心性不好;要给自己看那匣子首饰了;要买好东西收着留给自己!

除了第一点,其他都很满意,又改变了俩点啊,上辈子是上中学才见到那匣子的,也没见爸妈这时候买过的东西,这可实实在在是自己的小翅膀扇出来的,虽说不怎么说的出口,但那也是间接影响不是?真是无心插柳啊!就算是坏心不也插出好柳了?呵呵,终于体现出自己重生的作用了!新房的影响应该也能算一个吧?

“你就是这样!什么都惯着她!要是把闺女养成个认钱不认人,小气摆样的性子,我看到时你找谁哭去!我不管!我闺女就要大气,就算是金山银山摆眼吧前儿,也不能给我眨下儿眼的!你要是给我闺女教坏喽,你就还我一个好的,我告诉你!”郭老妈突然拔高的声音,吓的郭佳瑷一颤,老妈的气势果然很强啊,上辈子怎么就没发现呢?话说自己上辈子不看重金钱的根源在这儿啊!妈,您这想法是好的,可您没教好啊,自己上辈子记不清东西的价钱,买完就忘,可是连您都嘲笑的啊…大气过头儿了也不好啊…

“我闺女天生的乖巧,脾气好,人都说三岁看老,瞅瞅闺女现在,除了娇气点儿,嘴刁点儿,谁有咱闺女听话啊,不爱哭不爱闹的,一哄就好,咱省多少心啊…我说你就是瞎操心!”郭老爸的话,听得郭大小姐哭笑不得,您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啊…不过,话说,您们跑题了吧?我想听的是根本不是这些啊…快讲重点啊!自己都困了…重生以来,到点儿就睡,这一不睡还不行了,真是由俭入奢易啊…

“我瞎操心?!好好的姑娘家养成个爱钱的性子,你就高兴啦?巴拉巴拉….”一同数落,困得坐在地上打哈欠的郭佳瑷也中枪了…我冤不冤啊我…

“得得得,我错了还不行?不就是爱点儿小珠小花儿么?连不长眼你都说出来了,你小时候,没准儿还没闺女强呢….巴拉巴拉…”一阵认错辩解实为反驳贬低的话,让郭老爸说的抑扬顿挫…

郭佳瑷抽抽嘴角,这回是彻底明白了,和着都不打算提上午的事了啊,不然老爸干嘛老拱老妈的火儿啊,这老妈也配合…您们是一搭一唱的把上午的事,有默契的揭过去了,我这还没呢啊!好些事儿都不清楚呢啊!名字啊,羊皮啊,梅花钿儿啊,发火儿啊,动脚啊,等等等等,这么多可说的,怎就不说清楚呢?妈您也太配合了吧!

郭佳瑷靠着东屋门,迷迷糊糊的想,还有,上辈子到底因为什么断了那位,看来永远是个谜了…茶几也好好儿的了…不过多了一座房子,可似乎都是爷爷的名字…

一个悠闲的早晨开始,经过一段惊心动魄的上午时光,很多事情都改变了之后,结束于东屋里,郭氏夫妻更显亲昵的斗嘴声,和郭佳瑷倚着门儿,睡得口水滴答的小模样儿…

沙发上的大花猫拱起肥肥的身体,伸了个懒腰,转个身儿,追着阳光又睡过去…

不提郝氏夫妻和刘东兴奋的嘀咕了一晚上,不提差点一脚踩到闺女,哭笑的郭老爸和抢过闺女抱去安置的郭老妈,更不提郭氏夫妻分开睡了一晚的事情…

只说,第二天就听到消息的呈姥爷,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昨上午的事就跟长了翅膀儿会飞似的,一下就飞进了刚到村委会的呈姥爷耳朵里。

呈姥爷喝了口茶水,慢慢的咽下去,似笑非笑的弯起了嘴角儿,背着手,摇着烟袋锅子,踱着方步儿,回了家…

3257、60